首页 东方 第8-12章 难道你们不是人?

第8-12章 难道你们不是人?

  萧凤尧现在知道自己的危机已经解除,可是谁来告诉他,该拿绵绵怎么办?

  姥姥心里惊诧,她从小照顾绵绵长大,这是第一次见绵绵这么坚决,平时虽然爱撒娇耍赖,却不会做出违背族规,可今天,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有什么魔力?

  萧凤尧现在是能动了,可是被绵绵抱得太紧,他瞅准了一个通风口,观察了那里一阵子,猜测那里十有八九是个出口。

  这老太婆真难缠,他要跑!

  大手刚想掰开绵绵,就听姥姥说:“公主,别耍性子了,快放开,他今天,必须死!”姥姥见绵绵抱着萧凤尧,那么亲密,更是又急又气,这个男人,留不得!

  “不!姥姥,不要杀他!”绵绵急了,萧凤尧更急,她死死箍住他的腰,情绪激动,根本不知道他想要跑。

  “姥姥……让他……让他一辈子留在这里,这样就不怕他出去会泄露关于桃花源的一切!”绵绵情急之下,只好出这么个主意,先保住他的命再说!

  姥姥可不比绵绵那么单纯,早就看出萧凤尧脸色不对劲,眼神闪烁不定,看向绵绵的眼神里,根本就没有半点感情。

  可是绵绵喜欢他,这事太让人头疼了。

  姥姥微一沉吟,干瘦的脸上泛起一抹残忍的笑意:“好,就让他一辈子留在这里,一直到老死,都不准出桃花源半步!年轻人,别妄想自己一个人跑出去,实话告诉你,如果是三百年以前,或许你能凭运气找到出口,可是现在,除了我,没人知道出口在哪里,你就老实待在这里好好陪伴我们的公主吧,从今后,你就是公主的仆人,如果敢对公主有异心,小心你的小命!”

  姥姥之所以答应绵绵的提议,就是因为她对于桃花源的出口,非常有自信。

  萧凤尧的瞳孔猛地在收缩,一下停止了动作,在这里一辈子?仆人!开什么玩笑!怎么可能!

  这里虽然是世外桃源,可不是他的家,他还有父母,朋友,还有他所钟爱的考古事业……等等一切还在等着他,他从来没想过要离开那个自己生活了二十五年的世界。

  可是这个姥姥,明显不是个简单人物,能悄无声息地接近他,偷袭成功,普通人是做不到的。

  而就在刚才,萧凤尧才看清楚,姥姥垂着的掌心里,一直扣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……凭直觉,萧凤尧知道,那东西,能要他的命,只要他现在露出想逃走的念头,或者还没跑出这里,那东西铁定已经扎在他身上。

  “好,我答应,一辈子当绵绵的仆人。”萧凤尧眸光清冷,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。

  识时务者为俊杰,先把命保住,再想办法跑出去。他就不信了,绵绵既然是这族群的公主,又那么喜欢他,他难道就不能利用一下?

  绵绵不等萧凤尧说话,立即起身开心地拉起他,朝着姥姥甜甜的说了声:“谢谢姥姥,以后他就是我的人了,嘻嘻……”

  绵绵兴高采烈地拉着萧凤尧的手,跑到自己住的地方,不由分说就在拉扯他的衣服……

  “你……你做什么……”萧凤尧俊脸一红,这小丫头该不会是想……

  “给你洗澡啊,你看看,浑身脏兮兮,你现在是我的人了,得听我的。”

  萧凤尧狭长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冷光,她的人?想得到美,他萧凤尧,从来就不是谁的谁。

  可他嘴上也没说什么,因为他已经看见前面有一处冒着热气的水池,还有咕噜咕噜的水声传来……

  这里没有现代化设施,那热水池是……天然温泉!

  绵绵还穿着衣服,已经跳进了温泉里,朝他招手。

  萧凤尧惊呆之余,不知不觉,两团热乎乎的鼻血又流了下来。

  ==============

  这是一个露天敞口的山洞,却是亮如白昼,极尽奢华,周围的墙壁上,镶嵌着几十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,其他的珍珠玛瑙翡翠不计其数。

  地上随处可见一堆一堆形状各异的水晶……

  这些珍宝所散发出来的自然光亮,绚烂却不刺眼,让萧凤尧不由得摒住了呼吸……这种地方,他只听说过,没有真的见到过,即使他因为工作关系,曾经见识过中外古代帝王的陵寝,却没有一个有这么大手笔的珠宝。

  这样大的夜明珠,一颗就足够让人疯狂了,何况还是几十颗。

  活水温泉从地底涌出,透明的泉水,清澈见底,冒着腾腾热气,四周花团锦簇,芳草萋萋,袅袅的氤氲着白色的雾气,让一切景致显得朦胧虚幻。

  绵绵被水雾缭绕,惹火的身体若隐若现,仿佛随时可能幻化成仙一般

  萧凤尧自从进到桃花源,已经有太多让他惊叹的地方,他的脑子都快承受不住了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动脚步走到绵绵跟前的,此刻有点懵。

  绵绵绯红的小脸蛋,泛着水润的光泽,越发白皙柔嫩,萧凤尧脑子里冒出四个字——闭月羞花。

  “绵绵你,到底几岁?”

  “我18岁啊……尧哥哥,你不舒服吗?你流鼻血了。”绵绵的声音有些发颤,她很担心他。

  “没事,我很好,流点鼻血,有利于身心健康。”萧凤尧俊邪的面孔有着一丝尴尬,一抹自己的鼻子,觉得那鲜红的血迹,很是丢人。

  此情此景,萧凤尧已无法保持清醒,像入迷似的,竟亲上了绵绵。

  绵绵在这一瞬间猛地脑子空白,晕乎乎的无法思考了。

  绵绵浑身发软,几乎快站不稳,一只手无助地搂着他的腰,害怕又期待,她不懂这是什么。

  懵懂的她,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唔……”绵绵被他吻得快窒息了,只能可怜地呜咽……还好萧凤尧察觉到了她的不适,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,邪魅的眼神紧紧锁住这绝美的小人儿,一股异样的感觉微微漾了开去……

  萧凤尧,俊美无匹的脸上染着淡淡薄韵,越显出丝丝魅惑,被水雾浸湿的头发,凌乱地贴在额头前的几缕刘海,整个人更显得慵懒狂野,散发着惊人的吸引力,绵绵贴得更紧了,晶亮的水眸望着他……

  两人就这么呆呆地对视着,仿佛要看进对方心里去。

  最终萧凤尧还是忍住了某种冲动,因为他知道绵绵生活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,加上又是神猿族的公主,她一定是干净纯净的,他不能毁了她。

  绵绵睡的床是温玉做成,而且是整块的,没有切割过的。

  萧凤尧和绵绵并肩躺着,不用盖被子,也不会觉得凉。睡在这样的床上,萧凤尧连做梦都没想过。

  这里气候宜人,鸟语花香,空气里飘着心旷神怡的味道,让人的心情也恬淡平静。

  有多久没有这样徜徉在月色星空下了,繁华都市里的纷扰,考古工作的艰辛,成年后的无数烦恼,已经将他的心塞得满满的,悠闲的生活对他来说是种奢侈。

  他是标准的空中飞人,他对于坐飞机已经从最初的厌烦,到现在的麻木。

  经常在各个城市之间来回跑,很多时候是下了飞机就奔深山野岭,有时候为了鉴定工作,连续飞几个城市和国家是常事,对于这样的生活,他早就身心疲惫,可他就是放不下那股对考古的热诚和对古董的热爱。

  即使他所鉴定的许多古董并不属于他,可是能够见识到那些年代久远,代表着历史痕迹的东西,他的心就会特别满足,爷爷说他天生对于那些东西就敏感,不做这行真是浪费。

  怀里佳人在抱,他躁动的心,暂时缓解一些,被这里清新的环境洗涤着他充血的大脑。

  绵绵就是喜欢粘着他,很自然地钻进他怀里。

  她乖巧柔顺,面色泛着迷人的绯红,一股浑然天成的慵懒媚态,不经意流露。

  两人相拥而眠,这画面出奇的温馨甜美,就象是一对默契十足的恋人。

  都没有入睡,只是稍稍休憩。

  “尧哥哥,你从哪里来?”绵绵半瞌着眼,娇软的嗓音萦绕在他耳际,带着点迷惑和茫然的目光望着他,期待他的答案。

  萧凤尧此刻心情很放松,眼睛闭着,揽在绵绵腰上的手紧了紧。

  “我来自一个和这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,那里的人很多,地很少,空气污染严重,房子可以修得象山那么高,那里的许多人,穿着漂亮衣服,带着伪善的面具……”萧凤尧突然住了口,觉得在这样美好的地方,谈这些阴暗的东西,很煞风景,于是立即打住。

  绵绵却没想那么多,只是静静地听。

  “绵绵,刚才那个姥姥说你是猿族的公主,那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们……不是人?”萧凤尧这个疑问,从他第一眼看见绵绵的尾巴时就一直盘旋在脑子里,此刻才问出,着实够沉得住气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